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7th Jul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每年田里的麥子快成熟的時候,總會有成群的麻雀前來光顧。有的麥穗還沒熟透就被那些可惡的麻雀吃光了。為了懲治這些小鳥,爸爸就找了些木頭和家裡的破舊衣服,做了幾個木頭人,放到田里,麻雀們就望風而逃了。當然,我知道這個點子不是我爸爸發明的,但小時候的我卻因此喜歡上了木頭人。 木頭人不像那時的爸媽,要麼整天忙於做農活,讓我照看弟弟,我不聽話時還經常打罵我;要麼經常外出打工,很久都不回家,對我不聞不問。而木頭人整天哪也不去,就老老實實的呆在農田里,看著麥子。要是我想見它的話,隨時都能見到。 木頭人也不像那時的弟弟,一點也不明事理,老愛和我吵架頂嘴,連吃飯也跟我爭搶。每次鬧得不可開交的時候,爸媽都會批評我不懂得讓著弟弟。年少的我受不了這點委屈,但又無人傾訴。這時,我就跑到木頭人面前,看著他傻傻的樣子,一動也不動,就覺得特別可愛,心裡受的氣一下子就全沒了。 木頭人更不像班裡的有些同學,老愛和我作對,常常不理我。不過,只要有木頭人在我身邊,其他人我就都不會在乎了。因為木頭人是我童年最好的夥伴,我們是最好的朋友。 木頭人勤勞苦幹,任勞任怨的工作,一點也不喊苦怕累,白天在太陽下堅守崗位,晚上也不睡覺休息,颳風下雨的時候更是如此,是我們家最辛苦的人。但它卻只求付出,不問回報,穿戴的都是舊衣服,每天也不吃不喝,比我們家的老黃牛還能幹。 雖然木頭人不愛說話,但我知道我說什麼它都知道。他就像我的大哥哥,每天不厭其煩的聆聽我的滿腹牢騷,和我一起分享快樂的事情。我的秘密只會對木頭人說,我相信它一定會替我保密的。 有一年春節,爸爸從外地給我買了個好看的帽子。我很高興,想偷偷拿去給木頭人戴上,可惜它長的太高了,我夠不到它的頭。 童年裡的木頭人早早離開了人世,但我卻總是會想起它。想起它對我的好,就會很幸福。 木頭人,我真的好想你。現代散文精選